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临渊而立》解说文案_最大的恐惧在于“诛心”,这部日本电影做到了!

《临渊而立》解说文案_最大的恐惧在于”诛心”,这部日本电影做到了!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 法国剧情电影《临渊而立》,于2016年上映,由深田晃司导演,深田晃司编剧,影片讲述了在东京下町经营金属加工业的夫妇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男人,丈夫和妻子各自身上所抱有的秘密被不断披露。。

“外来者”作为电影中的一个人物设定,经常暗示着:危险、未知、恐惧和神秘,这种”未知的恐惧”往往能够烘托电影的悬疑氛围,并且常常压抑片中其他人物的情绪,形成一种张力,比如李相日的《怒》便是对”外来者”这一命题做成了”信任脆弱”的回答,”外来者”不仅具有危险性,更为深层地来说,他一开始就失去了人们的信任。而同样是2016年,日本导演深田晃司的一部《临渊而立》,将这种”外来者”潜在的”威胁”以一种冷暴力、隐形恐怖的触感袒露在观众面前,令人震颤,观之难忘。影片讲述了一个普通的日本三口之家,丈夫利雄在家开了一个小型的金属店面,妻子章江则是贤惠的家庭主妇,还有一个才上小学的女儿小萤。而多年不见的朋友八坂一天突然造访这个三口之家,整个故事的戏剧冲突便在这一情节点中展开。毋庸置疑,《临渊而立》是一部关于”恐惧”的悬疑片,片名中的”渊”便是”恐惧”的代名词,相对于电影中的角色,那便是筒井真理子饰演的妻子章江了,在影片中,恐惧并不只是”外来者”八坂,而是家庭中无形的恐惧。影片一开始,女儿小萤说出的动物故事便是一种象征性的寓言,所谓的”蜘蛛食母而母不动”其实就是章江的真实写照,丈夫利雄作为一个杀人犯的”帮凶”,和章江相处十几年后才道出真相;而曾经的”杀人犯”八坂在被章江接纳之后,又再次成为女儿小萤致残的最大嫌疑人,并最终失踪。章江就像蜘蛛母亲一般,在”恐惧”面前动弹不得,最终只能选择毁灭,然而深田晃司并没有将这种”恐惧的渊薮”外在地表现,而是用一种日式的和暖将其包裹,直至天使变成恶魔,圣洁凋零,罪孽滋生。电影开头便是女儿小萤轻松活泼地弹奏风琴,用中近景画框套住这一童真,却在接下来的餐桌中,形成母女和父亲两方的截然相对(母女在开怀畅聊,而父亲事不关己的看报),深田晃司有效地利用了画面的前后对比,对这种虚伪的家庭和睦进行反讽。一开始便将弥漫电影的”压抑”、”冷漠”作为基调。同样的”伪装”还表现在浅野忠信饰演的八坂身上,他在电影中出现的第一幕,便是在一种高光过度的道路中间,像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上身整洁雪白的衬衫,下身笔挺修长的西裤。即使在电影随后的表现中,他也谦恭有礼,体贴入微,正是如此,才使得娴静的家庭主妇章江动心。然而所有的这一切却是一种伪装,恰如白色象征”纯洁无罪”一样,红色往往代表着”邪恶和恐惧”,当八坂意欲和章江做爱却不得后,他脱下了白色工服,露出鲜红的T恤,仿佛罪恶显露,渊薮裂开,电影便在倒地的小萤和木然的八坂中画上了一个未知的符号。”洁癖”往往是人们不安全感的体现,所谓的”洁癖”实际上是一种”领地意识”,也就是在洁癖者个人划属的私人领域内,他人不得进入,比如自己的皮肤,比如私人物品和房间。电影下半部分有一个经常出现的细节便是中年章江的洁癖,可笑地是,作为少妇的章江曾经美丽动人、衣着得当,却不曾有洁癖,而在八年后成为不修边幅的中年妇女,却有着严重的”洁癖”,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章江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体现,而在晾衣时幻见到身着白色工服的八坂,更是她内心”恐惧”的影像表现。影片下半段有一场戏份便是将这种恐惧更为加重,那就是丈夫利雄一遍剪着脚趾甲,一遍向她诉说自己曾是八坂的帮凶,日常化的场景下,却风平浪静地流露出惊天秘密,这种冷静和克制或许才是深田晃司最大的魅力。而利雄的一句:”小萤变成这样,或许是对你我的惩罚吧!”其实则是引出了电影中的”原罪”意识,在利雄看来,他自己、章江和八坂每个人都有罪,而所有的罪却让唯一纯洁无罪的女儿受难。的确,八坂是杀人犯,利雄是帮凶,而章江作为妻子,却移情别恋,和丈夫的朋友在自己家里搞婚外恋,三人的”原罪”在电影中悉数出现,而更为讽刺地是,电影为了加强戏剧冲突,还设定了八坂的儿子在利雄家工作,尽管这一设定略显匠气和刻意,但是也是导演为了加剧”原罪”意识的砝码。所以当八坂的儿子孝司知道父亲是杀人凶手,同时也很有可能是小萤全身瘫痪的罪魁祸首时,他选择任利雄夫妇处置,而目的也只是为了让他们夫妇”心里好受点”。当四个人都是”罪恶”的化身,渊薮的代表词时,电影无疑表达了一个最为悲剧的主题:小萤才是那个”临渊而立”的人。她和章江同为基督徒,最早说到:”被子女吃的母蜘蛛会上天堂”。最终一言成谶,她用自己的受难救赎了所有人的灵魂,这也是电影中数次提到宗教并出现宗教的意图所在。但是回过头来看,八坂的儿子孝司是”罪恶”的本体吗?当然不是,孝司的”承认”也只是一种”替父顶罪”的无奈而已。他在片尾最终因为救落水的小萤而死去,便是导演最大的暗示:无罪者受难逝去而上天堂,有罪者煎熬生存如在地狱。本文首发”百度电影吧”公众号约稿或转载请私信!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