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猎凶风河谷》解说文案_《猎凶风河谷》:大雪所遮盖的,不只是罪恶与悲伤

《猎凶风河谷》解说文案_《猎凶风河谷》:大雪所遮盖的,不只是罪恶与悲伤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英国| 加拿大| 美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猎凶风河谷》,于2017年上映,由泰勒·谢里丹导演,泰勒·谢里丹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聚焦杰瑞米·雷纳饰演的捕猎者科里协助伊丽莎白·奥尔森饰演的FBI探员,调查一宗发生在风河谷的少女谋杀案,但是伴随案件侦破,科里悲惨的过往也被残忍掀开……。

2015年,一个神秘莫测的特工指导着一个菜鸟女探员,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展开了一场游走于道德边缘的行动,这个故事叫《边境杀手》。2016年,一对被贫穷折磨的兄弟在荒凉破败的德克萨斯州开始了一系列的抢劫活动,用生命和鲜血对抗注定的命运,这个故事叫《赴汤蹈火》。2017年,在怀俄明州的印第安保留地的风河谷的风雪之中,前面两个故事纠缠在一起,混合着雪的冰冷和血的温热,组成了一个新的故事,这个故事,叫《猎凶风河谷》。之所以把这三部电影放在一起说,完全在于那个叫泰勒.谢里丹的男人,在写出了《边境杀手》和《赴汤蹈火》这两部佳作的剧本之后,他终于走上了导演的位置,亲自执导拍摄了这部《猎凶风河谷》,为他的”美国边境三部曲”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怀俄明州的风河谷是印第安保留地,很大程度上不被美国政府所直接管辖,也得不到美国政府的”关爱”,到处都是荒凉破败,这里的冬天总是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伴随着大雪而来的,是饥饿的狼群和狮子。经验丰富的猎人科里在冰天雪地中发现了自己好友女儿的尸体,而这具尸体也使得年轻又缺乏实战经验的FBI女探员简来到这里,两人合作在这片冰天雪地中开始破解这起案件,却在不断推进中发现了比暴风雪和野兽更可怕的东西。不得不说,谢里丹的作品有着强烈的个人印记,那就是孤独,广阔背景下的孤独。在《边境杀手》中,这种孤独是落日余晖下的美墨边境长长的边境线;在《赴汤蹈火》中,这种孤独是荒凉而贫瘠的德州农场;而在《猎凶风河谷》中,风河谷无尽的雪原更是将这种孤独放大到了极致。在茫茫雪原中,即使再强大的人也扛不住那份巨大的孤独感,而这种孤独感又会将每一个人的情感无限放大,即使他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也会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自己的情感,就像那个印第安父亲的失声痛哭,还有科里在审讯凶犯时眼中闪烁的泪花。除了孤独,在”美国边境三部曲”中,还有一点贯穿始终,那就是无奈。在《边境杀手》中,理想与现实让女探员无奈、道德与复仇让神秘特工无奈;在《赴汤蹈火》中,贫苦的命运与富足的梦想让兄弟二人无奈、职责和生活让老警官无奈;而在《猎凶风河谷》中,无奈的群体更多,女儿死因不明的科里、只身犯险的简、吸毒的印第安青年、惨死的情侣、甚至连施暴者本身,也都是处在一种无奈的挣扎之中。没认识真正的十恶不赦,他们都是在自己无奈的宿命中挣扎,只不过这片雪原不会同情弱者,也不会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犯了错就要承担结果,所有的悲伤与罪恶都不会被救赎,只会被大雪掩盖,永远消失在那片洁白之中。之所以说《猎杀风河谷》是前两部作品的结合体,是因为本片在人物设置上,完全延续了《边境杀手》中神秘沉稳的中年男人搭档经验不足的菜鸟女探员,而在表现内容上,有更多是延续了《赴汤蹈火》中,人们在宿命中的无奈挣扎。同前两部作品一样,《猎凶风河谷》的结局也透着浓浓的悲伤和政治不正确。按这类电影正常的套路,结尾都是孤胆英雄帮助经验不足的女警探擒获或者击毙真凶,然后两人发展出一段美好的爱情。但本片并没有这么做,最后解决凶犯的并不是女探员正义的子弹和手铐,而是科里沉默而冷酷的私刑,结尾也不是男女主人公的甜蜜爱情,而是科里与死者父亲一起静静的坐在雪地上。这种反主流的结局留给人无限回味,堪称经典。影片开头死掉的那个印第安姑娘,她有着强大的求生意志,光着脚在冰天雪地中奔跑了将近十公里,却最终敌不过严寒对肺部的摧残,年轻的生命就此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而在本片的结尾处,是几行字幕,它告诉我们,在美国的失踪妇女统计中,根本就没有印第安妇女,没有人知道她们究竟失踪了多少人。这一头一尾串联起来,是一个无比悲伤的事实,在高度倡导人权的美国,这些原住民却像是被遗忘的群体,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故事无人倾听,他们的踪影无人寻找,他们的尸骨无人收殓。这才是这部电影更加深层的东西,谢里丹想让观众们看到的并不单单是一起凶案,还想引起他们对日渐印第安原住民这个群体的关注,这也是”美国边境三部曲”中一以贯之的主题,那就是对那些边缘人群、弱势人群的关注,有了这个核心思想,这三部曲自然就一部比一部要好看。”我独自一人随风奔跑,你充满爱意的双眼遥不可及,这里的冬天,永远不会到来”这几句轻柔的歌声一直在整部电影中若有若无的出现,像是一阵风,就在你身边,你却非常容易就忽略了他。如果对号入座的说,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发达国家就像那双充满爱意却遥不可及的双眼,印第安原住民却始终像是独自在风中奔跑的孩子,冬天不是永远不会来,而是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孤独奔跑的孩子,早晚也会被风雪湮埋,洁白的大雪下所遮盖的,不只是罪恶与悲伤,还有无数边缘群体无奈的叹息。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