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烈日灼心》解说文案_《烈日灼心》:人性死局

《烈日灼心》解说文案_《烈日灼心》:人性死局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悬疑/犯罪电影《烈日灼心》,于2015年上映,由曹保平导演,曹保平 焦华静编剧,影片讲述了三个结拜兄弟共同抚养着一个孤女,多年来一直潜藏在城市的角落。 一名出租车司机,帮助无数人却从来不接受记者采访;一名协警,除暴安良,却从没想过升迁入职;一名渔夫,每天照料着孤儿的生活……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暗涌,直到种种巧合之下, 警察伊谷春以及他的妹妹伊谷夏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神秘交织。他们的命运就此改变,曾轰动一时的惊天大案浮出水面,法网和人情究竟谁更无情?。

(一) 又是一部矛盾的电影。《烈日灼心》的这种矛盾,在前作中屡见不鲜,既是国产电影摆脱行政桎梏走向创作自由前的无奈妥协舍弃,也是影片所欲表达的人性善恶矛盾杂糅的终极命题探究。前一种妥协,有2014年度获得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金熊奖的《白日焰火》,再往前追溯,可见王全安企图问鼎顶级导演身份的野心之作《白鹿原》。审查尺度、敏感社会话题及警察形象的限制、难以舍弃的片长与谋求商业回报的排片诉求,在相当长时间内仍将困扰着电影从业者及观众,以至于前期舆论营造的高期望总以”怎么会这样”的曲高和寡而收场,不变的是对国产电影信心的一次次伤害。 后一种探究,还是离不开与《白日焰火》的比较。 (二) 《白日焰火》象征着身份的缺失,就像本来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绽放繁华景象的焰火在白日里只剩下一声声脆响和无处可逃的白烟;《烈日灼心》是身份的矛盾,极力隐藏的内心黑暗面在朗朗乾坤下倍受炙烤煎熬至死不休。 以《白日焰火》为镜,可知《烈日灼心》的人物个性的塑造不如《白日焰火》立得住。《白日焰火》里,每位角色都面临身份缺失下的情感焦虑。张自力(廖凡饰)中年婚姻事业危机迸发下的酗酒惨淡人生,他失去了男性尊严;梁志军(王学兵饰)最直接,绝望抛弃身份从此不敢露面于光天化日,他失去了身份证;吴志珍(桂纶镁饰)活在被梁志军情感道德牢笼禁锢下的机械世界,她失去了女性自由;干洗店老板(王景春饰)则是中年不能人事的变态心理,他失去了男性能力。一众主角都在努力寻找身份的完整与被认同感,从而推进电影的情节发展。 而《烈日灼心》中,首先三兄弟的设置就成了疑问,为什么要有三兄弟?去掉任何一个人有没有问题?三兄弟之间的价值观对立很模糊,因此缺乏说服力。特别是陈比觉(高虎饰)的角色,因演员高虎吸毒而大量删戏更显得语焉不详。伊谷春(段奕宏饰)的背景应略作交代,哪怕是一个闪回的镜头,高大全好警察形象太平面化,不足以感动观众。出租屋二楼房主长期监听房客的出场与结局,缺乏铺陈与延展。同性恋设计师(吕颂贤饰)的出场同样显得突兀。 多说一句,关于三兄弟之间的价值观冲突,可参考陈可辛导演的《投名状》,陈导后来拍的《中国合伙人》明里讲的是俞敏洪等三人创立新东方的故事原型,实际上照搬了《投名状》中的角色定位与情感冲突。三个出身不同的人,眼界与追求自然不同,因此在同一件事上产生矛盾,各不让步,于是采取了不同的行动,矛盾激化,针锋相对,情节不断发展。不同的是,《投名状》走向共同毁灭,《中国合伙人》走向共同富裕。但毫无疑问,死亡的力度更加深刻,《投名状》也成就了陈可辛商业性与艺术性融合最好的电影。  (三) 但《烈日灼心》比《白日焰火》也有进步之处,在于其抛弃了传统电影秉持的”善恶对立”的简单二元价值判断体系,而是将每个人装进了道德困境的囚笼里,反复煎熬着、炙烤着,模糊了好人与坏人的简单定义,最终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局。局里的人物,除了三兄弟外,还有伊谷春,还有他的警察师傅,至死都无法挣脱。 为了衬托局里人物的矛盾性,电影设计了很多温情的片段。杨自道载着伊谷夏在空无一人的跨海大桥上飞速掠过新年倒计时,欢快的音乐就好像杨自道那似乎触手可及的幸福时光;辛小丰与协警身份不对称的拼命三郎式工作作风与伊谷春的赏识怜惜,甚至陈比觉默算尾巴医疗费用的呆笨执拗,都极具感染力。对于心理有罪的他们而言,可以行走在阳光底下,呼吸着新鲜空气,却不敢有再多奢望,反而一直用行善来减轻内心的负罪感。但这种前后极致的反差,却没有升华的结果。韩国电影《老男孩》中,崔岷植十五年后现身楼顶天台碰到了一个本欲轻生的男人,那个男人对他说了十五年来第一句话,”即使我是一个魔鬼,难道就没有生存下去的权利吗?”。当鞋子落地的一刹那,杨自道与辛小丰均心平气和的接受,陈比觉落荒而逃,后者的逻辑性似乎更高,前两者死的太容易,反而压抑了悲剧性的爆发力。 多说一句,结尾的戏真心虐心,不是内容残酷,而是导演的自作聪明,特别是伊谷春推断出三人因为受害者子女尾巴而一直隐而不发,但这实际上已经很明显了,不需要借伊谷春的恍然大悟来引导观众,同时也削弱了电影本可发挥的人性深度。 故事片的核心是故事,但除了故事之外,还有有一些导演自己对于现实社会的思考。《烈日灼心》中借用伊谷春的台词,对”法律”做了很形象的描述,但仅仅这是不够的。法律有时候也会犯错,错的也许不是法律本身,而是执行法律的人,那么谁又能对他们的错误负责、谁又会审判他们呢?  (四)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对《烈日灼心》推崇备至,除了最佳影片外,甚至颁出了令大众瞠目结舌的影帝三黄蛋,一时风光无二。但第2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却没有给面子,仅仅给了邓超”最佳男主角”提名。但我更偏爱段奕宏,虽然受限于角色性格不够丰满,但段奕宏骨子里的狠戾阴冷的元素与角色的贴合度更高。郭涛则由于角色个性不够突出制约了发挥的空间。不过,这部电影拯救了《分手大师》及《奔跑吧,兄弟》以来的邓超。人生总得有一次机会,不再让自己一直逗比下去。 多说一句,请注意饰演真正凶手的话剧演员王砚辉,虽然只有一个镜头、几段台词,但其台词功底与表情拿捏令人拍案叫绝。尤其是当他对着镜头,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摇头道”不找”的时候,其整个人物如毒蛇般狠毒狡诈的气质顿时突出出来,让人不寒而栗。他夺走的不光是一家四口的性命,还有三个男人的一生。虽然他最后才现身,却是这一曲人间悲剧最直接的元凶。印象中上一个戏份如此之少却如此出彩的配角演员,是高群书导演《风声》中的吴刚,温和笑容里蕴含着不寒而栗的恐怖,精妙诠释了”笑里藏刀”的全部涵义。巧合的是,吴刚也是话剧演员出身。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