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了不起的亡灵》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亡灵:和魂魅惑

《了不起的亡灵》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亡灵:和魂魅惑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剧情/喜剧电影《了不起的亡灵》,于2011年上映,由三谷幸喜导演,三谷幸喜编剧,影片讲述了宝生绘美继承父业成了一名律师,但她似乎没能传承英年早逝的父亲的才能,屡遭失败。如今绘美已经到了没有退路的地步,偏偏又接手了一桩棘手的案子。被告人矢部五郎涉嫌谋杀自己的妻子,他坚称自己有不在场证明——在凶杀发生的夜里,他在一家旅店的房间里遭遇了鬼压身动弹不得!如此荒唐的不在场证明一般人都不会当真,绘美却立刻赶赴五郎投宿的那家旅店。夜里,绘美也遇到了鬼压身,她睁眼一看,发现压在身上的是个落拓武士。这是当年北条家的大将更科六兵卫,因为冤屈而死心有不甘在人间逗留至今不曾升天。绘美不假思索地拉住六兵卫的手喊道:”请出庭作证!”  就这样,绘美让一个绝大多数人都看不见的亡灵站上了证人席。她必须打败根本不相信灵异现象的资深检察官小佐野彻。  面临背水一战的菜鸟律师和421年前含恨而亡的亡灵武士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友谊。最终他们能找到真相,辩护成功么?。

了不起的亡灵是日本人幽默感的典型,看过太多日本电影,都已信守日本人是没有幽默感的,或者不擅长幽默,流淌着淡淡的情绪,忧郁到了抑郁的地步。一旦幽默起来,甚至像了不起的亡灵那样搬出老祖宗的鬼魂来恶搞,你还是笑不出来。这是不是有点讽刺呢?日本人的乐趣”长于军刀下,灭于军刀下”,然而不死进而不朽的是大和民族的幽魂,在岛国上空飘荡。虽然三谷幸喜是公认的日本幽默大师,不过说实话,我特意挑了几部他的片来看,笑点真高啊,怎么就没几个镜头能令我舒心一笑呢?比如那部笑的大学,可能是职业病犯作,三谷幸喜直接将自己毕生的舞台剧经验搬到了大银幕,有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又或者那部魔幻时刻,看之前很期待,看罢心情依然没啥起伏,感叹日本人的幽默感真难领悟。这令我回想起那些节奏明朗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表现搞笑的力度之大,方式之夸张,会令你诧异他们为了触摸到一个笑点竟然要费如此大的劲,仿佛令自己抱腹大笑的机会都异常珍贵。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同情他们,一辈子都在较劲,和政府较劲,和钱较劲,和尊严较劲,和历史较劲,仿佛每个日本人都被自己祖先的鬼魂上身,当年战败切腹的刀依然插在心中死拔不去。他们总是皱着眉头冷眼看世界,没有停下脚步,哀玄幽悠地卸下殓妆,带着充溢着血色的面具,重返人间。是不是三谷幸喜也深谙此道呢,于是有了了不起的亡灵中各路鬼魂现身,德川家康时期的武士、穿西装的衙差、躺在八公旁边的狗狗,还有案件中死去的证人,为翻案施展浑身解数。在喜剧里面,死亡不是令人悲伤掉泪的原因,鬼魂的现身也不是起恐吓作用的,了不起的亡灵中所用到的闹鬼手段并不新鲜,甚至有点陈旧(可能世界上大部分鬼魂都一样),不过经过三谷幸喜的巧手琢磨之后却熬出了食尽人间烟火的人道主义。深津绘里饰演的律师,傻头傻脑,永远少条根,这样的角色显然和我们印象中严肃冷穆的日本人形象不搭,但确实是真真实实的现代人的写照,这样的人物也向来受尽观众的眷顾,所以在导演的操纵下,那条命最后会被安排得过分好,结局也赢得了官司赢得了赞赏赢尽了感动。那些所谓的种族差异其实早就在现代生活方式中被抹平,我们大家都一样的,只是没女主角好命而已。值得一提的是,三谷幸喜很爱启用大牌明星打酱油,所以数星是看他的电影的一大乐趣,而且这些大星星也放得下身段,个个角色鲜明怪诞,原来日本人爱这样玩幽默?!了不起的亡灵有一点异于三谷幸喜以前的电影基调,就是抒情励志的桥段占了一大段落,我在猜三谷幸喜是故意削弱当中的无厘头的笑点,极力将其修成一个穿着和服的少女的形态,不像穿着旗袍的古典美人那样修饰出了女性充满诱惑力的线条,而是收敛出了低调和从容,而这种低调和从容已经不是诱惑的程度,而是会魅惑人心的性情。 我向来钟情于日本电影,因为日本人擅长运营他们天生血管里流淌的慢热劲,这一点我很欣赏。全世界都在追逐用3D、CG支撑起的史诗画面时,”电影开发商”渴望在新技术上塑造经典,所以使劲地往快速成品中注水,谋求将作品撑得足够大,但其实里面毫无淳味可言,这在那些发达的工业大国中非常典型,资本家深信流水线的生产方式适用于任何地方,但他们不知道在流水线上在重复运作中产生不了丰富的情感。他们该看看无人知晓,弄懂什么才叫作精品,什么才是真正的用时间浸淫出来的艺术品。日本人会在电影里用两个钟平平淡淡地叙着家常,讲讲初恋故事,这样的进展速度倘若引进到中国,估计会把观众都闷晕。我真的很佩服他们过分离谱的忍耐力,不仅忍得了自己更忍得下他人。之前看过一本名叫《德川家康》的人物传记,里面将这位一手把持幕府政权的大人物的成功归功为忍耐。没错,忍耐可以说是日本人唯一有十足把握的制胜法宝。所以他们愿意以十年为尺度来酝酿,例如动画大师宫崎骏就坚持纯手工绘制,质朴的画面和纯真的故事甚至连不谙东方古老传统文明的外国人都震撼了,这说明生就一双雪亮眼睛的观众会本能地品出其中的好,津津乐道当中的玄妙。在电影了不起的亡灵中,含冤而死的武士六兵卫愿意历经好几个世纪来等待与忍耐,乃至冤魂不散都只为正名二字。古代的武士将尊严看得比生命重,在武士六兵卫受到中井贵一盘问他的罪状时,西田敏行落泊的表情成功捉住了武士道的精髓,同样是三谷幸喜所要表达的主题之一。电影展的是表演,诉的是故事,然而值得人体味的是灵魂,这是影像的一种集投资和鉴赏于一体的危险。敢于在危险中体味痛快的才是真正了不起的艺术家。一些老学者每逢对日本历史的批判总是下笔很重,好像想用写下血书的力狠狠地剥下日本人一层皮。相反,更多到访日本的旅人的笔下抒写的是赞美与羡慕的心境,他们笔耕不辍地书写日本民族如何谦卑和顺有礼貌,如何富有创造力细心谨慎,如何靠一点点日积月累的民族韧性影响世界等等,目的可能也是出于善意的,就是借邻国的镜子来反照中国人日益下滑的素质,提升一下中国人的品德教育。而事实上,中国人的国民素质也没见得着有多大长进,反而激进了仇族情绪,是由嫉妒演进到了蛮狠的一根导火线。如今在这种酷洌的意识形态分野的风口浪尖上,一个个人爱好都可以成为批判对象。甚至令外人都深怀疑窦的是,为什么两个有着好几个世纪世交的老朋友要如此针锋相对?或许是因为我们在政治战场上都不怎么爱开玩笑,我们就静待何时幽默,何时破冰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