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了不起的盖茨比》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盖茨比》:一阕华丽的时代挽歌

《了不起的盖茨比》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盖茨比》:一阕华丽的时代挽歌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澳大利亚| 美国剧情/爱情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于2013年上映,由巴兹·鲁曼导演,巴兹·鲁曼 克雷格·皮尔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未成名作家尼克·卡罗维深受这个纸醉金迷的上流世界及其中的幻想、爱情和谎言吸引,他目睹这种世界内、外的一切,于是决定写一个关于一段无缘的爱情、不灭的梦想和让人心痛的故事,并反映出当前的时代和挣扎。。

文/杀手里昂Leon”如果没有与《了不起的盖茨比》相遇,我写出来的小说会与现在完全不同,或者也许什么都不写。”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谈到《了不起的盖茨比》这部小说对于他的影响。的确,他对于这部小说爱不释手,不仅翻译了这部英文小说,还写过大量关于这部小说的评论文章。对于菲茨杰拉德这部小说的经典意义其实已无需赘言,先后五次被搬上电影银幕就是最好的证明。这部小说之所以能够被多次改编拍成电影,除了其小说本身的文学魅力之外,还在于小说的篇幅与内容比较适合于影像的传达。原著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被翻译成中文之后,篇幅仅十万字左右,小说的内容跨越的时间比较短,除去回忆部分,小说的主要故事情节都集中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并且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也相对集中,人物关系比较简单明晰,没有比较复杂的情节线索。所以,小说本身短小精悍的篇幅为电影的改编提供了一个相对开放的文本,导演可以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将小说的静态文字语言转化为动态影像语言传达给观众。这一次小说改编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由巴兹·鲁赫曼执导,对于曾经导演过歌舞片《红磨坊》的导演来讲,我们丝毫不怀疑其对于描绘浮华世界的掌控能力。在影片《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导演尽可能的展现出了原著小说中对于20世纪20年代纽约上流社会梦幻世界的描绘。不论是影片中的人物服装还是场景设置,导演都极尽奢华之能事,处处彰显出一种极致的华丽,呈现出上世纪20年代上流社会对于物质与财富的极度追逐与迷恋。特别是对于盖茨比那个豪华别墅的展现,灯火璀璨、彻夜笙箫、纸醉金迷,通过盖茨比的这一”梦幻庄园”窥视着当时整个美国社会所追逐的玩乐主义,为观众勾勒出了一个纽约都市的浮世绘。对于这部小说的改编,电影的故事发展基本上是忠于原著小说,遵循着小说的结构顺序来完成的。整部影片主要是通过尼克的回忆来为观众解开有关盖茨比的隐秘世界,他始终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色来站在盖茨比的身边看待周围发生的一切。对于影片中的核心人物盖茨比,他在出场之前始终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突出其人物的神秘感。对于他的出场方式,影片采用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处理手法,在影片开始前的30分钟内,盖茨比始终没有露面,大都是以各种人物在谈话中多次被提及,或是以远景镜头的模糊身影出现,甚是仅仅以带有戒指的手部特写镜头出现。不管怎样,尼克和观众都知道有盖茨比这个人物,但却始终没有见过盖茨比真正的面目,这种悬念的设置与营造,更增加了盖茨比这一人物的神秘感与观众的猎奇心理。或许,这就是小说和电影这两种不同艺术形式的不同魅力。小说可以通过文字为观众留有更大的想象空间,而电影则可以通过各种视听语言为故事营造悬念,运用音乐等手段渲染气氛。在盖茨比与黛西时隔五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时,影片便通过各种技巧手段将这次重要的见面设置的妙趣横生。在约会地点尼克家中,根据盖茨比的要求,尼克家中装满了各色鲜花,盖茨比置身其中仿佛徜徉在花的海洋,美轮美轮,显得都有些不太真实。盖茨比紧张的做着与分别多年的梦中情人见面的准备,当尼克引领着黛西进屋时,黛西看到满屋的花惊讶万分,激动不已。这时,通过镜头对黛西与尼克两人的表情呈现,观众以为这是黛西见到了盖茨比时的反应。但是,跟随尼克视角的一个摇镜头,观众却发现盖茨比消失了。之后伴随着一阵敲门声,盖茨比浑身湿透后再次出现,两人神情对视,无语凝咽,从而将两人分隔五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处理的别开生面、回味无穷。影片《了不起的盖茨比》表层叙事是在讲述一个凄美的浪漫爱情故事。年轻时期的盖茨比对黛西小姐一见钟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但由于两人家境悬殊,黛西因盖茨比的贫困潦倒而与其分手,转而与出身富豪家庭的纨绔子弟汤姆结婚。而盖茨比却始终对于黛西念念不忘,立志成为有钱人,在五年之后终于成为富翁,于是在黛西房子的对面建造了一座豪华别墅,彻夜笙箫,只因能与黛西隔海相望,有朝一日能够破镜重圆。影片表面上是在讲述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其内核却是在讲述梦想的破灭。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之后,经济大萧条还尚未到来,元气未伤的美国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传统的清教徒道德已经土崩瓦解,享乐主义大行其道,人们对于金钱名利的追逐胜过了一切。菲茨杰拉德说过:”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会纵乐、最绚丽的时代,关于这个时代将大有可写的。”他将这个大写特写的时代命名为”爵士时代”。在这个充满极具诱惑的”爵士时代”里,”美国梦”就像一个飘荡在空中的一个色彩斑斓的大气球,使一代美国人眼花缭乱、神魂颠倒,无不为之前赴后继。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便是一阙”爵士时代”的华丽挽歌,讲述了一个从追逐”美国梦”到”美国梦”覆灭的悲剧故事。其实对于小说改编电影而言,改编是否成功可以从两个层面进行分析。第一个层面是影片是否在故事内容上忠于原著小说,即形似;第二个层面是影片是否在精神内核上忠于原著小说,即神似。第一个层面是比较低级的改编,这种只追求形似的改编会使电影陷入比较呆板的境地,电影成为小说的附庸与奴隶。而第二种层面才是比较高级的改编,这种追求神似的改编虽然突破了原著小说的限制,却在精神气质与内核表达上与原著小说保持着高度统一。在小说改编电影中,做到形似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要真正能够做到神似,抓住原著小说的神韵却并非易事。我们可以从上述这两个层面来考量《了不起的盖茨比》这部电影。从第一个层面看,影片基本上做到了与小说的形似,无论是对于原著小说中故事情节的还原还是对于小说中声色犬马、醉生梦死的奢靡场景的再现都尽量还原了原著小说中的那种时代气息。从第二个层面分析,影片虽然没有完全在精神气质上与原著小说保持着高度统一,但是也基本上为观众呈现出一个关于”梦幻破灭”的主题。影片中奢华糜烂的生活和虚伪空洞的人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了不起的盖茨比为什么会了不起?因为在如此浮华糜烂的世界里,盖茨比始终保持着一颗纯洁的爱情之心,他因虚荣而生,却因纯真而死。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盖茨比不惜任何努力终于成为上流社会中的一员。但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他的生活被无数自己编织的谎言所缠绕,他要面对的是无数戴着面具的虚伪嘴脸,以及一切繁华过后,自己内心的孤独与落寞。而处在这种浮华世界的盖茨比却始终保持着一种美好的幻想,这种美好的幻想不仅是对于黛西的重温旧梦,也是对于这个时代的美好祈愿,这正是盖茨比悲剧命运的根源所在。在影片的首尾处,都出现了小说中描写的盖茨比豪宅对面码头上的那盏绿灯,盖茨比总是以十分奇怪的方式伸出手臂去触摸这盏绿灯。这盏闪烁不定的绿灯似乎就是盖茨比梦想的一个标志,也暗示着与黛西两人之间的爱情,虽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影片又通过另一个人物——尼克这一旁观者的角色来见证梦幻破灭的过程。这个由西部来到东部,最后又回到西部的年轻人,一开始也是追逐”美国梦”大潮中的一员。但是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浮华社会,目睹了这个世界太多的谎言与虚伪,一切的肮脏不堪、污浊不清以及虚无缥缈的爱情之后,顿感厌恶失望,”美国梦”彻底破碎。影片结尾,盖茨比中弹身亡,曾经彻夜笙箫,灯火璀璨的豪宅却门可罗雀,竟然没有一个人参加他的葬礼。曾经相爱的黛西却与汤姆忙着去度假,黛西的绝情与冷漠与盖茨比的痴情纯真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深了盖茨比的悲剧命运。然而,影片结尾处对盖茨比被枪杀段落的改编实为妙笔。在原著小说中,对于盖茨比的枪杀并没有做正面描述,只是在枪杀后比较简单的做了一下描述。而在影片中,导演却做了比较巧妙的改编。盖茨比一直在等待黛西的电话,当他从泳池出来的时候,电话铃声终于想起,他仿佛已经听到了电话中黛西的声音,露出了醉人的微笑。而就在这时,一阵枪声打破了宁静,但盖茨比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不忘对岸码头那盏摇曳绿灯,呼唤着爱人的名字。通过影片后面的叙事,观众了解到黛西最后其实并没有给盖茨比打过电话,但是,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盖茨比相信那通电话就是黛西打的。至少,在盖茨比的世界里,他依然保持着对于爱情的一份美好幻想与希望。就像影片结尾说的”盖茨比相信这盏绿灯,相信久违的希望,希望离我们远去,但这不重要。明天我们将奔跑得更快,将我们的双臂伸得更远,终有一日,我们继续奋力航行,逆水行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影评原创,未经作者允许,私自将文章用于商业用途,一经发现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