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了不起的盖茨比》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盖茨比》:浮华若梦,哀而不伤

《了不起的盖茨比》解说文案_《了不起的盖茨比》:浮华若梦,哀而不伤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澳大利亚| 美国剧情/爱情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于2013年上映,由巴兹·鲁曼导演,巴兹·鲁曼 克雷格·皮尔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未成名作家尼克·卡罗维深受这个纸醉金迷的上流世界及其中的幻想、爱情和谎言吸引,他目睹这种世界内、外的一切,于是决定写一个关于一段无缘的爱情、不灭的梦想和让人心痛的故事,并反映出当前的时代和挣扎。。

文/时漆《了不起的盖茨比》问世至今,影史上已经亮相过三个版本,作为20世纪美国文学最富盛名的杰作来说,这个数字决计算不上多。小说改编电影,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莫大勇气的事情,更何况是家喻户晓,深深烙印在民众心上的经典。”有一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名言已然直白地道出了文学改编的窘境。巴兹·鲁赫曼的这第四个版本,从创作伊始,就浮出了各界不好看的声音。如今能有幸在大陆上映,并一睹其芳容,若再叫吾等草根去讨伐,委实不忍下笔,说实在的也根本配不上。只能说,这个”盖茨比”是巴兹·鲁赫曼融入个人情感色彩二次加工后的人物形象,而那个”了不起的盖茨比”才是菲兹杰拉德专属的。有着《罗密欧与朱丽叶》、《红磨坊》履历的巴兹·鲁赫曼,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在搭建20世纪20年代属于美国黄金岁月的时代图景上会出现多少纰漏。从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29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来临,这十一年被惯称为”爵士时代”,抑或”热闹的20世纪”。在这个时间段里,不仅仅是美国的经济、社会、人文方方面面发展迅猛,民众的消费观念焕然一新,而且同时也是菲兹杰拉德写作生涯的鼎盛时期。为此,在这一时期内应运而生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既可以说是天才作家时代烙印下的必然产物,再进一步结合他自身命运的走向,又可以说是他那浮华若梦、哀而不伤的人生的绝妙写真。都说文章憎命达,从某种意义而言,这着实很精准。如果不是有着与赫尔曼·麦尔维尔(著有《白鲸》)相似的人生轨迹,那《了不起的盖茨比》必然会缺失些许值得后人敬仰之处。菲兹杰拉德与盖茨比,他俩的一生有着惊人的相通。尽管在其处女作《天堂的这边》口碑爆棚,一年加印十一次,总销量达到了近五万册之后,他成功融入了美国上流社会,加上风姿卓绝的妻子又如虎添翼,出双入对的被誉为爵士时代的典范。但从他笔下的盖茨比身上,我们不难发现,才华与财富虽可以尽情点缀外表,但却怎么也掩饰不了那颗纠结的”NewMoney(暴发户)”的心。当然不是指菲兹杰拉德是暴发户,而是上流权贵可以无可厚非地去形容个人形象的盖茨比。盖茨比一心向往上流社会,有着难以言说的奋斗史,甚至不惜借戒酒令的东风,钻法律的空子,让自己飞黄腾达。但无人能及的自尊心深深的出卖了他,他清楚地知晓钱虽然可以粉饰一切,足矣换上任何崭新的躯壳来重塑自我,不过根深蒂固的上流社会是永远不会向他敞开大门的。他可以用五年时间来通宵达旦、夜夜笙歌,让居所成为名流、政客、暴发户、普通民众纵情享乐的胜地,却也根本填补不了内心的空虚与欲望。是的,他所做的一切的的确确的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但是,难道如果那天没有遇见黛西,他就不愿意去攀登高峰了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黛西只是一个单纯的爱情符号,没有她,还会有其他像黛西一样的女人常驻于盖茨比的心间。影片中最能映衬盖茨比内心弱点的无疑是他第一次到黛西家中做客,固然有着一触即发的人生”赛点”,但他那颤抖的挣扎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再则就是在矛盾爆发的酒店里,大概是从哇哇坠地起就铁了心要做绅士的他,头一次显得如此不绅士。平心而论,在那决定人生未来走向的转折点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会失控的,而心爱的女人也不会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颠覆先前所编织的美好。为此,盖茨比那发自内心的恐慌,也映射了他接下来的人生路是走不远的。观众对于影片的不满,也集中体现在巴兹·鲁赫曼对黛西这个人物的塑造上。观影时,我始终都没有走出凯瑞·穆里根在《成长教育》中清新脱俗,又稍带幽怨纯情的形象。对于黛西的情感注入,巴兹·鲁赫曼投入过多,以至于把原著中并不是那么美好,甚至是有点可憎的形象柔化成了小鸟依人,任由命运摇曳,在情感上完全处于被动的角色。得承认,这样的黛西很有邻家小女人的味儿,不由叫人怜香惜玉,为其赴汤蹈火而在所不辞。但是我的天呐,这全然不是盖茨比所喜欢的那个黛西啊!你有考虑过人家盖茨比的感受吗?就算结尾完全遵循原著,各种狠心、无情、懦弱也唤不回的菲兹杰拉德笔下的黛西了。不禁为原著中最著名的象征性符号”绿灯”倍感惋惜,这盏”绿灯”全书共出现过三次:第一盏象征着盖茨比对梦想的追求,第二盏象征着对梦想的实现,第三盏象征着对梦想的超越。好在巴兹·鲁赫曼在处理”绿灯”的这个着力点上,倒是相当小心翼翼的,形神兼具。原著篇幅不长,出场人物却极多,特性皆很鲜明,这也是菲兹杰拉德的语言魅力所在。就这一特质而言,在此可以顺带提一提JK·罗琳。她在继《哈利波特》系列之后的第一部”成人”小说《偶发空缺》中,就仿佛深得菲兹杰拉德真传一般,刚开篇,大量的人物就应接不暇的出现,把一个小镇的肥皂琐事写得同历史剧一样有板有眼,不失为是一块创作新阶段的基石。回到影片中,巴兹·鲁赫曼居然把盖茨比的父亲给完全抹去了,这就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了。那份富兰克林式的生活作息表,是真真正正代表美国梦精髓的灵魂,它是盖茨比成功最为必要的起步,也是盖茨比自身美国梦破碎的根源。他的死,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对新兴美国梦的否定。他的美国梦,是趋于传统的,是更加淳朴敦厚的,是更加踏实稳固的。盖茨比的这个思想接力棒,实则是传到旁观者尼克的手上。对于起初追寻新兴美国梦的尼克来说,正是从盖茨比身上,才摆正了自己的道德立场,坚定不移的站在上流社会的对立面。不过话也说回来,巴兹·鲁赫曼能挺起腰杆子推出这版《了不起的盖茨比》,从普世价值的意义上来看,即便拍得离谱也不为过。因为他不容置疑地再次唤起了人们重温杰作的思维因子,让人们捧起书本,开怀畅读。这场景正如村上春树笔下的渡边君(《挪威的森林》的男主人公)说起《了不起的盖茨比》的那个兴奋劲儿——”噢,信手翻开一页,读上一段,一次都没让我失望过,没有一页使人兴味索然。这是何等妙不可言的杰作啊!”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