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两只老虎》解说文案_《两只老虎》:中国不过圣诞节,富人颂歌给谁听

《两只老虎》解说文案_《两只老虎》:中国不过圣诞节,富人颂歌给谁听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喜剧电影《两只老虎》,于2019年上映,由李非导演,李非 李心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讲述了一个低配绑匪遇上极品人质,没想到绑架不成,反被葛优饰演的人质利诱,决定替他办三件事领取赏金。过程中,绑匪与人质一路互相嫌弃又惺惺相惜,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踏上了一段未知而温暖的旅程。。

中国儿歌《两只老虎》其实脱胎于一般被西方人认为寓意不祥的法国童谣《雅克兄弟》,不过在电影《两只老虎》的开场场景中,由之改编并重新填词的中文歌曲只会让人觉得荒诞有趣,直到最终这首歌成为故事的一部分被主角唱出来时,你才会觉得沉重。不过,这首歌只是电影高潮中的一个亮点,并没有特别有效地与剧情相结合,否则应该会更令人印象深刻。开场镜头很有趣,从尾随另一辆车的余凯旋(乔杉饰)的角度拍摄,通过他的视角展示了仪表板上滑稽的卡通装饰品,以及凌乱的乘客座位上随意堆积的杂物。镜头与音乐相结合,将这个憨货计划绑架富商张成功(葛优饰)的想法呈现得非常荒谬,而影片接着就是这样发展的。开场相当令人愉悦地让观众们清楚知道了余凯旋其实是一个成不了事的家伙。也可以说,影片从一开始就利用这种无厘头的喜剧风格推动情节发展。然后事实接续证明,余凯旋显然并没有周密考虑到绑架的细节问题,虽然他按计划将张成功藏匿到一个废弃的公共游泳池里,但他却没有意识到张成功没有朋友和家人,没有人来给他送赎金。余凯旋张口要一百万元赎金,似乎张成功觉得受到了侮辱,反而玩笑似的主动将自己的赎金涨到了两百万——但因为这多出来的一百万,他要求余凯旋必须帮他做三件事。绑架形如儿戏陷入僵局,余凯旋又摆明了自己有贼心没贼胆,于是只好答应照他说的办。坦白说,《两只老虎》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由短片扩展成的长片,或者说它更适合拍成一部短片。尽管开头给出了一个巧妙有趣的故事设定,但是为了撑足90多分钟的时长而延展开来的任务线明显过于割裂了。期间为了满足张成功的要求,余凯旋不得不跑到极远的地方,以至于所谓的绑架已经无法成立了,甚至中途,连警察都已经出面了。而且在张成功打破绑匪与人质的对峙关系、反客为主的过程中,编剧兼导演李非也没能制造出丝毫的紧张气氛,导致这个另类的故事已经难以令观众信服。另外,部分原因也在于两个主角的表演与故事赋予他们的重要性不尽匹配。葛优饰演的张成功太多时候都板着一张令人愉快的扑克脸,尽管故事最后以挖掘张成功过去的生活而结束,但并没有给出足够的时间来反映这个角色的变化,于是最终看来张成功就像是《圣诞颂歌》中的守财奴老板的另一个版本,他没有亲自去直面自己的三个鬼魂,而是安排他的代理人帮他完成了。另一方面,乔杉则呈现了引人入胜的喜剧表演,即使在余凯旋被逼入困境的时候,也依然保持着讨人喜欢的魅力,不过尽管他最终似乎从张成功的人生悲剧中吸取了教训,但影片从未真正围绕着他展开。于是,他的故事就像是穷人版《圣诞颂歌》,由富人教导穷人,金钱买不到幸福,却没有去正视富人为什么能轻松说出这句话。尽管如此,李非还是竭尽所能使这部电影时刻保持趣味性。在张成功的授意下,余凯旋的前几次短途旅行让人觉得有点生硬死板,但好在有一场非常搞笑的”打戏”很快打破了沉闷,由葛优、乔杉和潘斌龙精彩出演的这场喜剧桥段不仅非常有趣,而且也有其意义。虽然最后一幕对遗憾主题的表达和对与之前的阴郁城市环境形成鲜明对比的质朴田园风情的凸显过于直白,但当看到航空摄影如此美丽,担当余凯旋向导的闫妮的客串表演又那么令人轻松愉悦时,观众会忽略掉李非和这部电影的笨拙。虽然影片开场有趣而自信,但并不足以弥补之后犯下的一系列错误,尤其是零散的剧情和混乱的结局,导致《两只老虎》最终沦为了一部一般水准以下的电影,但你也不会觉得这部电影浪费时间,因为它有亮点,而且时长足够短,不至于让你陷入沉闷。【 电影角 】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