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镰仓物语》解说文案_《镰仓物语》:爱你就像爱生命(如何与小孩子谈“死亡”)

《镰仓物语》解说文案_《镰仓物语》:爱你就像爱生命(如何与小孩子谈”死亡”)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犯罪/剧情电影《镰仓物语》,于2018年上映,由山崎贵导演,西岸良平 山崎贵编剧,影片讲述了古都镰仓,一个弥漫着神秘气息的所在。曲曲折折的石板路上,人类、幽灵、妖怪、神佛、死神甚至穷神杂处而居。他们彼此并不感到奇怪和异常,不同维度的存在共同构建了这样一个介于魔界和灵界、生者和死者之间的神奇国度。这一晚,颇有些神经质的推理作家一色正和和比自己年轻许多的美丽新娘亚纪子结伴出行。突然间,一个背着兜里的小人儿一蹦一跳从二人面前走过。对于妻子的质疑,正和回答”不是貉就是河童”。从小在东京长大的亚纪子原以为这是丈夫的玩笑,谁曾想自己居然真地置身于一个充满鬼狐仙怪的魔幻世界。丈夫告诉他,镰仓从很早前就是一个妖气聚集的场所,已经上千年的积累当然灵异事件频发。当然这些对当地人来说早已见怪不怪,时间长了习惯就好。然而,这对亚纪子来说可真是不小的挑战。另一方面,专注于犯罪研究的正和经常帮助镰仓警方进行案件调查。因为当地发生许多案件都与妖魔鬼怪有关,进而导致警方的调查进入死胡同,所以掌握心灵调查绝招的正和成为警方值得信赖的权威法宝。某天,当地某富翁遭人杀害。正和接受委托前往犯罪现场,发现按下机关的凶手并非人类。案件遂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甚至连亚纪子都被卷入了黄泉国度……。

镰仓的话,用电影中的台词来说,”与东京有着不同的时间流逝的方式”、”是个适合逃避现实的地方”,它缓慢、陈旧,仿佛遗世独立。电影开篇先拍镰仓的海,接着就是《灌篮高手》的朝圣地镰仓高校前,连同高德院的大佛作为真实世界的布景,最后电车宅作家和他的新婚妻子一起开车回到自己的乡间小别墅。到这里为止,镰仓还是那个众所周知的海边小城,至于剩下的镰仓则存在于日本志怪传说和电影中,河童从家门口匆匆路过,于是丈夫向妻子解释——”这里是从千年前就妖气盛行的地方。”《镰仓物语》用四分之三的篇幅构建出这样一个真实与幻想并行的镰仓,幽灵妖怪和人类和平共处,甚至还有一列通往黄泉的午夜电车,黄泉并不可怕,而死神还挺可爱(安藤樱真是彩蛋一般的存在),人类去世之后还可通过购买”魔物转生套餐”化作魔物默默留在亲人身边。电影对于”亡者世界”的描摹带着一层另类解读的美化,倒是极为难得的适合与小朋友一同观看,不恐怖,笑点特别,也不乏味,放进”奇幻”这个框架内的始终是个温柔的内核。奉行独身主义的电车宅作家与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女孩一见钟情,故事从蜜月归来缓慢涉入日常生活。大部分情况下,当”爱”沦为一种关系上的初始设定就容易失去说服力,可偏偏日本人的温情全部融进细节,无论设定多么奇异诡谲,最后的落脚点始终是日式电影所擅长的家庭关系,连同表演也在漫画式的夸张中掺入了几分细腻的爱意。帅大叔和他的年轻小娇妻,尤其堺雅人和高畑充希还有着十分和谐的身高差,日常生活从不让人厌烦。小娇妻没事就甩一甩丈夫的胳膊撒娇,将下巴随意搭在他的肩上;夫人害怕,身为丈夫还得奉命守在卫生间门口陪她上厕所;悄悄藏起新买的火车模型,结果回到家还是被夫人发现——哎呀,你又乱花钱,下次连热带鱼也不准买了;两人晚上一起踏着月色回家,路过灯火明亮的妖怪集市(仿佛令人一下穿越到《萤火之森》),妻子兴冲冲走在前面说着买这个买那个,丈夫默默跟在身后看着她的新奇模样,虽然吐槽着”这些低俗的特产啊”,但还是自觉地掏出钱包。看到雅人叔戴着婚戒的大手拍拍电影里小娇妻的脑袋表示安慰,我简直忍不住感叹:哎呀,你们可太甜啦。日本奇幻电影好就好在有”自知之明”,它没有太大的野心,也不试图通过构建一个宏大的世界观来抛出深刻的命题,特效再怎么精致华丽也始终是为剧情和主题服务。正所谓”推理小说的主题是死,言情剧的主题是爱”,《鎌仓物语》要讲的东西本来也很简单——爱战胜死亡。多直白,无论是等着和丈夫一起搭上黄泉电车的老太太,还是选择为家人变成青蛙的中年编辑,又或者是我们为了小娇妻亲赴黄泉的男主角。死亡从来都不新鲜,而活着就是拥有。有意思的是,堺雅人饰演的一色正合是一名推理作家。关于这层身份,他常常伏在案边抓耳挠腮”说到底这份工作不适合我吧,该做江之电的司机怎么样?”,紧接着又继续埋头创作。当一色拿着钱想要救济过世好友的家人时,却被对方一把劝住,”老师,我知道您的稿费有多少的。”明明上一秒还在抱怨”后天交稿,别开玩笑了”,下一秒还是立刻答应”写啊,反正我只是这个程度的作家”,哪怕影片最后作家拼命跑到黄泉想要将亚纪子的灵魂带回现世,在黄泉”会根据个人不同的想象发生变化”的生存规则下,说好的”想象力才是作家的武器”,结果却还是得仰仗贫穷神的破饭碗赢得胜利,可见解决温饱才是救命之道啊。不知道这是否是原作漫画家的自嘲,呵!可真是太扎心了。不过在我看来,除去吃苦也似享乐的生活本身,打动人的从来都不是为爱如何冒险,而是死后变成青蛙,看着妻子和女儿身旁已有新人陪伴,自己只能站在游乐场的太阳底下扮玩偶,为女儿送上几个气球,换来一个紧紧的拥抱。顺便,还能借来跟小朋友谈一谈”死亡”这件事。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