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解说 · 2022年5月8日

《李茶的姑妈》解说文案_从屠龙少年到恶龙

《李茶的姑妈》解说文案_从屠龙少年到恶龙

免费文案素材网  www.1fala.com 素材来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喜剧电影《李茶的姑妈》,于2018年上映,由吴昱翰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李茶的姑妈》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爆笑舞台剧。李茶是个穷小子,姑妈却是全球女首富,自打李茶出生后二人便未曾谋面。为了娶到”势利眼富商”的女儿,李茶恳请姑妈出面牵线搭桥,可各怀鬼胎的一行人却误将男员工黄沧海认作姑妈。为了各自的利益,黄沧海、李茶连同梁杰瑞三个人将计就计组团来”假扮姑妈”,正当众人纷纷讨好这位”假姑妈”时,神秘的”真姑妈”现身了,一连串的爆笑故事也发生了……。

犹记得2015年的国庆档,”开心麻花”横空出世,《夏洛特烦恼》以黑马姿态击败了坐拥国内票房霸主头衔的徐峥的新作《港囧》,并最终横扫了整个档期。这是一个典型的少年击败恶龙的故事,”麻花”如同背负绝世武学的无名少年,为暮气沉沉的国产喜剧市场注入一股清流。在进入电影市场之前,”麻花”的影响力基本只局限于大城市。虽然经营十几年,号称坐拥百万剧场观众,但与电影市场的体量比起来,仍是小巫见大巫;但”麻花”又是如此特殊,作为内地话剧舞台最具号召力的品牌,依靠数千场舞台演出,积累了大量的优质剧本,签约了大批实力出色的演员和编剧,更不乏沈腾、马丽这样的一线明星。通过在舞台与观众们真刀真枪的短兵相接,触碰并提取观众最直接的现场反应,不断让剧本丰富、完善、进化,再以电影姿态径直杀入院线,基本已具备了影视工业生产的雏形。在面对那些仍然凭导演或演员个体力量与抽象经验打造的喜剧时,无疑形成了一种机关枪对冷兵器的”降维”打击效果。于是短短3年,不过4部电影(参投的暂且不算),”麻花”便一跃成为国内喜剧电影制作的第一品牌。也正是基于麻花的独特模式,他们并不把宝都押在名气最大的艺人身上。所以我们看到沈腾与马丽火了后,艾伦顶上去成为新的主角;他们也会整建制购买《驴得水》的团队作品;在《西虹市首富》里,曾经的”夏洛特”团队成立了全新制作公司,采用了非话剧舞台剧本,以更灵活的合作模式推出电影;《西虹市首富》上映两个月之后,由电影新人导演与新人演员领衔的《李茶的姑妈》再次出现在已经成为”麻花”传统势力范围的国庆档中。”麻花”的生产,已然流水线化。”麻花”的这种重点扶持项目管理的方式,类似那些青训搞得好的足球俱乐部。在总体资源有限,而又缺乏核心人员持股激励的前提下,为防止部分”先出名起来”的艺人与团队尾大不掉,避免把资源过分倾注在个别人身上,而是不断给新人以机会,并且不排斥与成熟的外部艺人合作,在内部亦形成竞争机制,在经营上有其理性与先进的一面。但电影创作,仅仅只靠流程管理与平台运作,显然是不行的。这种危机在《西虹市首富》项目已初现端倪,脱离了话剧的根,电影虽然票房大获成功,但评论已隐隐有不稳的架势。而到了《李茶的姑妈》,电影口碑突然就遭遇了雪崩式滑坡,几乎是骂声一片。曾经运转良好的商业收益也受波及,国庆假期第二日,票房已被口碑更好的《无双》逆转,想要复制此前作品的风光,几无可能。谈起电影《李茶的姑妈》,问题实在太多,比如剧本陈旧、制作粗糙、笑点老套且过荤、价值观歪出天际、表演过于浮夸、作为电影新人的主演观众缘不够,等等。归根结底,最大问题还是电影视听手段的匮乏,整个故事就发生在一个封闭海岛上,翻来转区三四个场景,基本上就是把话剧舞台平移到了户外。连故事的讲述方法也不思进取,开篇介绍人物,就是姑妈的跟班举着个望远镜一个个作旁白,还有比这更偷懒的方法么,好歹加几个闪回也行啊?再比如在处理人物矛盾化解与内心转变时,基本都是硬来,既没有合理的情绪铺垫,也没有合乎逻辑的剧情推进,人物的面目始终都让人觉得可憎和厌恶,拿腔拿调又无比敷衍的男扮女装更是让人身心煎熬,还要配合电影里的角色对这个假姑妈趋之若鹜。虽然”价值观”一直是”麻花”电影被人诟病最多的,但像”姑妈”这样遭遇到如此激烈口诛笔伐的,还是首次。一部电影能做到既拜金,又反爱情,物化女性,还黄腔不断,也是一种修为。最夸张的,是电影几组主要角色的矛盾,全靠一瓶掺了春药的洋酒,一夜春宵就全部搞定。关系不睦的夫妻,恩爱无比了;毫无感觉的追求者,成了真爱了,这样的剧情连直男癌都想不出来,不知道就怎么变成了整部电影的”高潮”。用”高潮”成全”高潮”,不知道是创作团队精虫上脑,还是小聪明过了头。最讽刺的是,为了强行升华,电影在婚礼现场借男主角黄沧海的口,痛批了所有人对姑妈的物化与利用。然而纵观整部电影,尽管卢靖姗美得不可方物,但在电影中何尝不是一个空洞扁平的被物化的符号?一面正气凌然地批判,一面却把所批判的用得如鱼得水,这样的小聪明或许能作用一时,但做得多了,总有被人鄙夷和抛弃的一天。其实这一切问题背后的关键,并不光是制作本身,而是开心麻花面对IPO的焦虑。仅仅依靠每年一部好口碑的原创电影,仅仅只做制作厂牌,无法解决上市所需的盈利问题。所以我们看到”麻花”既生产又投资,不断用各种激励模式,压缩拍摄周期,提高生产能力,加强对喜剧类电影资源的垄断,以强化收入预期与市场影响。2018年虽然出现了作品口碑的持续下滑,但于一年之内,推出了两部票房收益可观的电影,次年的财报上,我们大概率会看到漂亮的数字。口碑的失败未必是商业的失败,这样的逻辑虽无奈,但或许依然会发生。或许以后的麻花电影痛定思痛,依然还会好笑热卖,但无论如何,那都是基于估值,基于收益,基于上市,而与创作的初心无关了。当年的屠龙少年,变成了恶龙,在完全市场化的环境里,这样的结局似乎终究会发生。只是没想到,一切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观众们还心心念着它们的好,面对变化猝不及防。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